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意識到春天的腳步正在逼近,但感覺春天的模樣仍比較模糊。灰色樓群之間,依然是車輛和人流的穿梭,匆忙中顯出季節轉換的疲倦。大街上的梧桐還掛著去年冬天的枯葉,細碎的新葉怯怯地站立枝頭。寒涼的風旋轉著鋪展,偷襲著人們漸漸薄下來的衣衫。春天近了,但城市的春天面目不清,只有滿街店舖“減價打折”的招牌和叫賣聲,在提醒人們,這正是換季的時節。 吃過晚飯,我順著解放路往前走,從大十字往右拐,跨過後街,走進了狹窄的河街。老黔江人都知道河街這條街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這裡有家著名的餐館“柳綠亭”,生意非常火爆。那時,城小,人少,上檔次的賓館酒樓絕無僅有,除了縣招待所之外,能接待客人的地方,這裡算是知名的一家。那個有著詩意命名的餐館,而今已消失在這個城市過往的煙雲,很少為後來的人所知曉。但曾經用來開餐館的那家土牆瓦房子還在,附近緊緊擠在一起的相似的老房子都還在。要尋找舊時黔江城的樣兒,這裡算是一個縮影。 走近今天的河街,舊時的“柳綠亭”已屈居為一個打麻將的小茶館,微弱的麻將聲宣示著這裡的沒落、世俗、邊緣和無奈。其實街的對面就是繁華的解放路,而這裡卻十分安靜。順著河街往河邊方向延伸的房屋,更顯幽深和沉寂,一直要繼續往前走,登上河堤的石梯,來到河濱公園,才能呼吸到更寬闊流暢的氣息。 河邊的柳樹綠了,本來就該綠了,但要是不到這裡,似乎並沒覺得。柳樹綠得那樣耀眼,那樣酣暢淋漓。柔軟簇新的柳枝披拂在河岸邊,風姿綽約,楚楚動人。再把眼光向周圍展開,發現滿眼皆是綠色,除了柳樹,還有大棵的香樟,以及其他叫不出名的大小樹木。河濱公園就是一個綠色的長廊。細細打量,會看到,像傘一樣撐開的香樟樹,底下是深色的舊綠,上面浮了一層淺黃的嫩綠,像水彩筆剛塗抹上去的新鮮的色彩。放眼望去,其實綠色正在大地四處流動。河對岸的公路邊,再遠一點的山坡上,無處不浮動著躍躍欲試的綠色。前兩天,剛下了一場不小的雨,大地被清洗了一遍,因此這滿眼的綠顯得很乾淨,很純潔,讓人心生憐愛。 河堤外邊的水漲到了半河,顯出渾濁的寬闊,發出很響亮的濤聲。這聲音沒有秋天河水的疲乏,也沒有冬天河水的遲緩,而是急不可待地向前衝撞。河水的奔騰淹沒了河兩岸城市的喧嘩,似乎城市被遠離了,這裡展示的是純粹的郊野,其實這河流仍在城市的包圍之中。 河堤上行走著來來去去的人,多是老年人和中年男女,步伐輕快,臉上掛著興奮。很少有年輕人,大概年歲大的人才更珍視自然,珍視這來之不易、稍縱即逝的春色。年輕人都在忙於享樂,城市的燈紅酒綠足夠讓他們消費,他們沒有多餘的閒暇關顧這城市之外的春天。 我順著這些閒散的人流前行,走到黔江老大橋處,又折轉身往回走。從河街到老大橋這一段,完全是黔江老城的地域,走在這裡總是會感到很親切。而另一面,走在這個滿眼盡綠的春天的河街之外,又會生出許多回憶的悵惘。 天正在暗下來,河兩岸城市的燈火次第亮開。流動的車燈在對岸公路上刺目地照射。河堤上打卦算命的瞎子老人也收起了自己的攤子,顫顫巍巍地摸索著回家。綠色漸漸與夜色溶為一體,莫辨彼此,只有清新的空氣還包裹著我,讓我無比愜意和享受。 不知不覺又回到了河街。走出逼仄的小巷,來到燈火通明的解放路大街,才發現,春天在河街之外。 文章來源:糖尿病新世界的BLOG |麥小麥新生活 | 沒有堅持。關閉。 |張頤武的BLOG | 試管嬰兒的BLOG |Uncorked | 那仁蘇拉的馬廄 |依諾維紳-丹麥原創傢俱 | 情系藍天隨我飛翔 |Sam Fulwood III |